盗笔…全职…猎人…MHA

沙海之前瞎瞎的戏份很少,只知道他很强,我心里他的CP一直是小哥或者小花,总之就是要强x强 ^p^
沙海、重启、盲冢还有那些小段子,瞎瞎的模样愈发清晰,他的身手、他的经历、他的脾性,他身边出现了新的角色,我们的苏万大宝贝儿~可以说惊喜极了。

瞎子是齐家的最后一人,一个冷静、直接,又浪漫的实用主义者;
他应该也是个百岁老人吧,幼/少时家境殷实,霍仙姑亲手做的民国点心,与他家下人做的味道相似;无论身处何地,毫发无损还是浑身是伤,他都能嬉皮笑脸;
他身上这股子超然态度【嬉笑疯癫】,应该是他出生那个年代的出身和教育,混合了漫长生命所经历苦痛后的沉淀。

苏万是个好孩子,他身上偶尔闪现的胆小懦弱,是普通少年人在奇境/...

2018-05-17 /  标签 : 黑苏 37 8  

又把全职撸了一遍,比第一遍看得更认真。
首先好心疼孙翔。
第二,看到韩文清感觉唐柔像自己这里的时候,ABO脑洞又开。
比如韩叶相爱相杀啊,叶修被陷害在无法跟老韩辩白的情况下离开,那时已经有小唐了老韩不知道。后来在战场上相遇,小唐的风格引他怀疑,最后吧啦吧啦,跟老叶又在一起了! 哈哈哈!

2015-09-22 /  标签 : 全职高手 3  

[全职高手/叶乐] Limonium sinuatum -- 片段2  [ 张佳乐跳楼 & 记一次野战:中] 

 

  张佳乐心里有点慌,推了叶秋一把没推开,叶秋笑着在他眼睛上啄了一下, 不待他言声又堵了上去。一阵风过张佳乐抖了一下,叶秋贴上去将人拢在怀里,揉揉他的后劲,把张佳乐的头轻轻按在自己左肩上。暖人的温度让张佳乐不由自主地想要靠近,继而放松下来,将全部分量倚在叶秋身上,阖上眼享受叶秋的按摩。


  不一会儿舒服地小狗一样哼哼起来。叶秋心里好笑,忍着没出声儿,全在眼睛里。另一只手小心地解开张佳乐的头绳,将打湿的头发铺散开来,撩起左边的发丝,露出劲后细白的嫩肉,撤了左手,缓缓用下巴磨蹭,对着小狗的耳朵呵出一口热气儿。


  ”嗯嗯,痒,别动,让我靠一会儿。“


  叶秋便不再动,一手揽着张佳乐的腰,一手抚在他背上轻轻拍着。 


  张佳乐把头埋在叶秋肩窝,嗅着他颈间淡淡地雪松味道。叶秋锁骨上方有一块疤,细看方能辨出是一圈齿印,张佳乐用指尖轻轻摩挲那片肌肤,耳尖窜起一抹妃色,如墨滴入水,迅速在脸颊上渲染开来。抬头看见叶秋眼里满满的笑意,恨恨又咬了下去。


“嘶!张佳乐你才是属狗的吧,上次还没咬够!”

  

  张佳乐闻言松口,笑嘻嘻地扮了个鬼脸,作势又要下口,想看叶秋慌张逃开的样子,却不想他不但没躲反而亮出来给他咬,不禁有点懵,唇齿挨到肌肤的瞬间,鬼使神差地吮了一口。叶秋没想到张佳乐来这么一出,几不可查地颤了一下。


  张佳乐心中暗爽,再次将嘴唇贴了上去,用舌尖描摹疤痕的形状,用唇瓣一点点将那片肌肤抿进口中轻轻含住,再以舌尖碾压舔舐,玩的个不亦乐乎。直到被雪松味道包围,才意识到自己大概点着了松林。


  靠近岸边泉水本就不深,不到两人腰间,低头就能看见那火正烧起来。


  张佳乐退后半步,粉着脸嘴硬到“叶秋你羞不羞。”


  叶秋低头看看自己,看看张佳乐,边笑边说“你羞不羞,你不羞,我也就不羞。”完全不等张佳乐反应,一把拽过来,接着捧着他的脸,郑重地说“乐乐,哥喜欢你。”而后他额上印下一个温柔的吻,又退开点距离。


  张佳乐张了张嘴,望着叶秋认真的眼睛竟不知该说什么,只是面上的颜色更加鲜艳,似是受不了那灼人的目光,低头小声嘟哝“我也....喜欢你啊。”


“乐乐你说什么,大点声儿,我没听清。”

“我说,我,叶秋你别笑,有你好看。”

“哥等着呐!”

“看招!”


  张佳乐猛地一跳将叶秋扑向岸边,按在水里边笑边捶,捶了四五下,俯身吻上叶秋的唇,颤抖着

 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好累, 晚上再写后面的。

[全职高手/叶乐] Limonium sinuatum -- 片段2  [ 张佳乐跳楼 & 记一次野战:上 ]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“乐乐,下来?哥有礼物送你。”叶秋[是修哦,后面会改的,改之前都先用秋哈,FYI]躺在黑马的背上,枕着一个小包袱冲小楼的二层懒懒喊道。

  “滚滚滚, 乐乐是你叫的吗, 别恶心我。礼物,什么礼物,明明空着手,礼物藏哪儿了?”张佳乐从窗口探出上身。 沙漠城邦的午后,暑气还未消退,他大敞着领口,袖口直捋到肘间, 露出的肌肤, 白的刺眼。

  “下来, 下来就知道了。” 马上的家伙坐起身来,对他张开双臂,咧嘴一笑。

  “切,谁稀罕呐,不会又是沙枣吧,那玩意儿吃着太累了, 肉少还干巴巴的。这么热的天唉,刚才冲过凉。”张佳乐满口地不情愿, 懒懒攀上窗台。看看叶秋那一口白牙,嘴角扯起一抹笑,一跃而下,带起一阵风,发丝飘扬,腕上的银镯玎珰作响。

   叶秋接了张佳乐揽在怀里,不言不语只是笑望,张佳乐毫不退让,鼓着劲瞪回去。起先真是气鼓鼓地瞪着,后来就静了,听不见周围的声音, 却能听到心跳。不知道是自己的?叶秋的。那人明明笑着,一双眼却深如泉水,清明地印出自己的摸样,泉水,啊!瞬间脑中被那晚在泉边的声音、味道填满,一点粉红如血滴入水,慢慢从他的耳垂弥散开来,不大会儿就觉得脸上火烧火燎得烫。

   叶秋看着他脸上慢慢绽开的桃花,终于笑出声,“乐乐你脸红个什么劲儿,哥什么都没做呢啊。”将人揽的更紧,把头搁在张佳乐的颈窝,蹭他的痒。

 “我哪害羞了?你才害羞!停停停,别蹭了,怎么还舔,你是狗啊!”

  叶秋突然抬头, 认真道“哥是狗的话,你不就是被狗...唔...哈哈哈...”张佳乐捂住叶秋的嘴,却堵不住他的笑,索性狠狠亲了上去。

  这突然袭击果然给了叶秋一个一秒的僵直,可惜也就一秒, 他就夺回了主动权。

  一个潮湿的吻终了,两人都有些喘,静静抱了一会儿。始终安静地黑马动了动,两人这才分开。叶秋含住小指打个悠扬的呜哨。烟尘飞扬,马蹄声由远及近,一匹通身白色的西域马飞驰而来。约有个十来米的时候慢了下来,款款走近两人。约有两三步距离的时候停在原地,静静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黑马不待主人驱驰,走到白马身边绕着转了一圈。张佳乐愣了一下, 突然反应过来。  

   “哇! 它太漂亮了!”说着探身去摸那匹白马。

    ”咳咳, 人家是位姑娘, 张佳乐你矜持一点儿。“

     白马起先似是有些害羞, 低着头眨眨眼,任张佳乐抚摸自己的脊背。少顷转身,抬头去看张佳乐。然后,试探着用鼻梁去蹭张佳乐的手,琉璃般的眼睛温柔湿润,满含期待。

    ”乐乐,它是你的了。不试试么?“

    张佳乐转过身来,先是一脸的难以置信,紧接着绽开笑颜。捞过叶秋的脑袋对右腮啃了一口, 提身翻到白马背上,原地转了一圈,抖开缰绳冲了出去。

   叶秋摸着脸,暗忖‘行啊, 这小家伙要成精呐,得治治了。’

   张佳乐兜了一圈停下, 对他喊道”叶秋咱们比一场,先到泉边的人赢,输的那个请吃一个月的饭。“ 言毕不等对方回答,就纵马往南去。叶秋笑笑,带马跟上。

   白马跑起来逸尘断鞅,足足将叶秋甩出去三个身位,张佳乐得意地回头做个鬼脸然后送上一记飞吻,叶秋看在眼里, 面上不动声色,心里却像是被人拿羽毛撩了一下,立时催马追赶。

   城外尽是草甸,西南十里的山中,有一处泉林。一黑一白两匹骏马在绿海中劈波前行,眼看要到了,张佳乐立在马上振臂高呼,肆意张狂尽显少年心性儿。

  “哈,叶秋我要赢了!认输吧!”

  “可别高兴太早啊,乐乐。”

    黑马突然发力,瞬间追上,叶秋横里扑过,抱住张佳乐落入泉中。

    

    张佳乐水性很好,却也架不住这毫无准备地落水,虽闭了气但还是呛了一口,急急上浮撑在泉边,可劲儿地咳起来。白皙的笑脸又粉又红,眼角还带着不知是水还是泪。

 “叶秋你个该天杀的! 要弄死我啊!”

   叶秋乐呵呵地无视那一道道眼到,左手扶在岸边,右手轻轻帮张佳乐把脸侧湿漉漉的刘海撩到耳后,指尖触到的肌肤细腻柔滑 有光泽 [ 捂嘴笑. jpg] 。

 “呃嗯~”张佳乐哼了一声,连忙用手捂嘴。叶秋一愣,立即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,刚想笑他,可对上那双眼睛,到嘴边的话就被堵住了。

   张佳乐本就咳得粉红的脸上,葱削的左手捂在嘴上,指尖也透着淡淡的粉色,指缝间露出一道薄红,不用看也知道那是紧抿着的唇;墨眉微颦,一双晶亮的眼睛盛满粼粼水光,下一刻就要溢出来似的。

“乐啊,该不会是生气了吧。”

 “谁那么小气啊!吃我一击!哈哈哈!”说罢推手带起一片水刃向叶秋挥去,哒哒哒哒一口气打了四个连招。

   叶秋装模作样地回击,不疼不痒地朝张佳乐撩水,也不狠躲只是微微偏头。眼睛却不离张佳乐片刻。

   衣衫尽湿,紧贴肌肤之上,初有青年形貌的身体劲瘦而挺拔,常年的训练,让他纤薄的肌肉充满力量。一颗水珠自张佳乐的羽睫上滚落,他抬手去拂。沙漠中一番追逐、落水而后嬉闹,此时气息不稳胸口起伏,那两处柔红从水绿纱衣下透出来,影影绰绰,霞光为他勾上一层金边,一瞬间时空静止,万籁俱寂,看得叶秋停下了手上动作。

“叶秋你怎么了?”张佳乐半天不见叶秋反击,也停了下来。 

  叶秋不说话,慢慢凑过去,轻轻抹去张佳乐脸上的水迹,尔后吻了上去。

 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乐哥纯纯的爷们总觉得被写得娘们唧唧... 对不起你 >< !

 

今天吃太饱了, 嗯, 肉下次上~

 

嗯, 你没听错哦, 这是小星星,以及这次是韩张跟孩子的场合【上】。


入圈的时候, 初心是韩叶,不明白韩张的好,后来小宋出场了,我天....

老韩,我一直觉得你是个忠诚、有责任感的男人,怎么能吃窝边草,而且连孩子都弄出来了,还这么大,还教的这么好!【张副队辛苦了~】!你怎么对的起叶修,对得起你们的孩子啊!

后来韩张安利买买买, 不由感叹韩张大法好啊!

老韩跟副队,我好像似乎是没在原文里看到过他们笑啊... 这个严肃认真高效团结的组合,当他们有了孩子,也还是会这样吗?

【场景 - 1】

  第三次了, 闹钟响过还没起来,张新杰感觉到了身体的变化,虽然已经准备要小孩,虽然做了心理建设,但看到验孕棒上显示的结果时,他还是感到心跳小小加速了一下。拿出手机,发了条信息出去。

  嗡——嗡——

  [发件人: 新杰 ]

  有了。

  彼时韩文清正要做晨训前的讲话,台下队员明显看到队长看了眼手机后 虎躯一震  顿了一下,讲话的内容一如既往的精炼,不,更精炼了“拿冠军!”,说完居然笑了, 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那种!然后在椅子翻倒声中跑了!


【场景 - 2】

    今天彩超的报告会送到,能看到孩子的模样以及性别。张新杰收到报告之后没有打开,等韩文清回来一起看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必要,韩文清不会主动进商场,他走进婴儿用品专区的时候, 导购颤了一下,不过在他扫荡了所有粉色、浅紫、鹅黄的婴儿服装,大小毛绒玩具之后,眉开眼笑地送他出门。

  开门的瞬间,张新杰被韩文清大包小包,匪首归巢般的丰收态势震得一怔,转而垂眸露出一抹笑,迎爱人进屋。

    ”这包是1-3个月的,这些是4-6个月的,那些是7-9月龄 .... 嗯, 10-12的在这里。“ 韩文清打开礼盒的袋子,一套套拿起来给张新杰看。

   ”粉色、浅紫、鹅黄。都很 ... 可爱。“

   ”这些是玩具。“ 

   ”兔子、小熊、还有...洋娃娃。买这么多,用不过来。“ 

   ”来日方长。“

    两人在沙发前坐好,韩文清肩上还搭着一条粉色的绒毯。张新杰递上装着报告的信封,韩文清取出一本报告。打开之前,两人不约而同做了个深呼吸。

   ”血压、心跳、血氧、钙、维生素 .... 所有指数都达标,母子都很健康。“

   ”嗯。“  

   ”是个, 男孩。“张新杰微笑看着韩文清。

    韩文清愣了一下 ,” 好。“ 低头伸手轻轻覆在爱人已经隆起的小腹上。

    张新杰握住他的手 ”文清,你希望是女孩儿对吗?“

    韩文清抬头,对上张新杰的目光,眼中一片温柔 。”你跟我的,男孩,女孩,都好。“言毕给张新杰一个绵长的吻。

    ”对,来日方长。“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抱歉,太困了,小宋下次出场 >< !


2014.9.27  02:09


本来说这次要写韩张的跟孩子的日常, 结果产出个林方亲子脑洞, 呼呼呵...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墨明棋妙 有同好吗~ 很多妙曲。例如这首清明上河笑, 歌词幽默诙谐又有意境,编曲配器富有感染力一听就开心,私以为特适合咱们的拥有真诚眼神的点心大大 ^_^  (附上纯音乐版 伍:清明上河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大家对林大大的印象是怎样的呢,他在我脑内有如下tag:努力、斯文、温柔。 有脑补的成分我承认。他跟方点心呢, 总给我一种老夫娶得少妻而后又宠又疼,怎么疼都疼不够,娇妻怎么闹都笑着由他折腾的感觉, 顺着这个思路, 如果方锐怀孕的话,该多有趣而啊 ^_^

至于他们的小孩呢, 我觉得会比较活泼好动,古灵精怪,更像方锐,为什么? 林大大惯得啊!

好了,正文 ^_^,时间约是北宋啊~ 地点汴京(开封)


黄鹂依翠柳而鸣,白鹭掠青天即过。林敬言依例晨练,正收势要感叹春光之好,忽地一个黑影墙边略过。有贼?

光天化日?呼啸山上,第一流氓的宅内,居然有贼?不长眼, 不走心吧?


呃... 要说贼呢, 呼啸寨子里,的确是有的,而且是天下第一盗贼,方锐方大大。相识数载,可谓青梅竹马春雨润物般的绵绵情意,一场酒宴后赤诚相见,第一流氓想着终于心意相通,可是修成正果了吧, 结果第一盗贼说是回家取件衣服,直接跑了,林敬言哪能罢休?又追了三年时间,硬是抱得美人归,娶第一盗贼做了压寨夫人。


目下, 林大大看清正是自家夫人蒙了头巾、一袭夜行衣,背着个小包袱玩命地在爬墙,咳咳, 是试图翻墙未果而仍在不懈地努力,不禁心里好笑,轻身走了过去。


嘿,我猜看客你要问呢, 第一盗贼怎么会翻不过院墙, 这名号是假的吧。

别急,马上你就知道了。


”夫人, 你这是,做什么呢。“ 林大大对着好不容易扒住,右腿搭在墙头的背影笑言。

”啊?!不是不是, 你看错了,我不是你夫人,哎呦!“ 方锐受精(划去)惊,手上失了力道,眼见就要摔了。

林敬言一个腾身,接住方锐稳稳落地,原本蒙面的方巾,似是经不住林大大爱的注视,羞愧地随春风一起走了, 露出点心大大水晶桂花糕一样白里透红的脸,嗯, 新鲜的,还热乎乎的。


林敬言不说话, 只是瞧着怀里的人。方锐被捉现行,又发觉自己被公主抱于院中桃树下,面巾也弃他而去,一张脸羞得红于树上桃花, 三十六计,无解装晕。

【老林刚才那个起落真是潇洒,不愧是我看中的男人, 还带桃花背景,太犯规了,可不能让别家小姑娘看见了。老林真是讲究, 这衣裳定是熏过香的,真好闻,呃... 有点困....】

于是咱们的方大大真的睡过去了...


阮永彬在议事厅没见着林敬言,往后院去,一路上问起老大呢, 众人面色诡异,只说在花园。想着是不是今天早饭的小菜不够新鲜,脚步不停进到园中立即看到这满满粉红色的场景,僵直!三秒妥妥的!

”老大,您跟夫人这是...“

”没事儿,带他晒晒太阳。“

”是是,孕夫要多晒晒没错。马车已经备好,铺了三层垫子在里面,随时可以出发。“

”辛苦你了, 他醒了我们就去,你先去忙吧。“

”告退。“

【阮永彬脑内:我去! 老大,你有没搞错?我是说过孕夫要多晒太阳没错,可为什么要公主抱着晒? 还穿得这么曲线毕露?还这么含情脉脉地注视?你们行不行啊, 脱团了就可以这样无节操无下限地晒恩爱吗? 还有没有一点兄弟爱了, 以后不能一起鱼块地玩耍了, 摔啊! 】


约一刻功夫,方锐悠悠醒转,一睁眼就对上自家男人温柔带笑的眼【瞧这斯文的脸,瞧这多情的眼,老林你太帅了,味道还那么好闻~~~呃!】,想起是闻着林敬言的味道忽地就睡了,回忆起睡着前自己在干嘛,意识到自己现在还是被抱着,这一觉的功夫,不知道已经多少人看到老大一动不动抱着夫人在桃花下站着,饶是第一盗贼,猥琐流大师如方锐,也架不住了。


”早啊,老林,今天天气真不错啊, 呵呵...” 言毕就扭着想从林敬言身上下来,谁知林敬言竟是不放手。

”夫人,你刚才是干嘛呢?”

”哎呀好巧的你不知道, 我看到一张银票落在院墙上,想拾下来。“ 不懈努力,依旧脱身未果...

”哦,穿着夜行衣背着包袱。“

”......老林, 老爷您先放妾身下来呗...“

”你先告诉我,你是要做什么。“

”... 今儿是清明。“ 

汴京素有清明上河的习俗,市里街市,自城外起就热闹非凡。方锐爱玩爱闹, 这种热闹,哪能不凑?

”就为赶集?穿夜行衣?“

”自诊出有了, 什么好玩的都不让玩了, 哪儿都不叫去,清明上河每年就一次, 怕你不让,打算....偷偷跑去,午饭过后就回来... 老爷我都招了,放我下来吧~别不信啊, 看我真诚的眼神!“

”知道这段时间给你闷坏了, 就想着清明带你出去,马车都备好了,本想等你起了就出发。“说着往屋里走。

”你说真的, 那咱们现在就去啊。放我下来吧,老林,啊不,老爷,你进屋干嘛?“

”你确定要穿这身去‘第一楼’?“

”... “


林敬言轻轻将方锐放下,帮他更衣,选了酡颜外袍配缥色腰带,松松为爱人系上,整理有些散乱的发髻。方锐感到灼灼目光扫过自己已经隆起的腹部,感到对方手指划过脸颊时轻微的颤抖,突然明白了林敬言的紧张,看着那温柔稳重的人,心里一疼,低头就往他怀里钻。林敬言被撞地直往后倒,两人跌到榻上抱在一起,方锐使劲嗅着林敬言的味道,林敬言一手撑住,另一手抬起笼着方锐。

方锐突然抬头,认真道 ”林敬言, 山无棱,天地合,乃敢与君绝。“

林敬言一愣,笑着说 ”我信你。“ 捧起方锐的脸, 轻轻吻了上去。


【哈哈哈哈哈!!!!来自作者的恶意,你们感受到了嘛~? 嘻嘻嘻, 早就想这么来一次了, 好爽!】


哦,说好的林方亲子,子啊,子在方锐肚子里呢。

好困,没有检查错字,感谢食用~各位晚安,或者早安~ 

2014.9.21     04:05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清明上河笑的歌词, FYI~

挤一步,避两步 
虹桥上,熙熙攘 
前方挑夫不要把路挡 

牵小驴,垫脚望 
西域骆驼队好长 
可别停,新酒香 

绕过马帮,有赌坊 
骰盅晃晃起六点我做庄 
老戏老唱,戏台上青翎将 
一段铿锵唱得满汴京 
簪粉飘香 

*上善门外,新轿闺秀撩帘望 
娘急在一旁撑着伞挡 

歌柳词起,私塾小童窗外望 
黄鹂两只叫得心好痒 

说书小巷,士绅官吏斜眼望 
三教九流混成这一淌 

朱亭折扇,我牵小驴笑得狂 
清明上河就笑这一场* 

高城墙,厚城墙 
城墙根,冰糖香 
糖葫芦换铜钱响叮当 

看掌纹,八字撞 
夫人自有福来相 
若看准,银一两 

谷雨来时,田埂上 
水牛忙忙家中草料满筐 
新帆新桨,码头上往来忙 
彩楼欢门挂出满汴京 
市井春光

很喜欢ABO这种设定, 它赋予世界新的可能性【醒醒!!

喜欢的CP好多,最幸福的事是设想他们的孩子会是什么样。

比如,韩叶这对CP, 是我的初心。说到他们的孩子,我觉得唐柔真的很合适。 她可以说是看着叶修, 以打到他为目标成长起来的战法, 像不像以超越父亲为人生目标的小孩? 然后那勇往直前, 以攻为守,一战到底的战斗风格, 不辩解,一切用实力说话的性子, 又很像韩文清。

想象一下以下画面:

  老韩龙猫围裙(为了孩子)做好早餐, 把叶修洗好拖到桌旁,小小的唐柔自己洗好脸刷了牙坐在爸妈【叶妈妈你别生气~】中间, 今天的早饭是老北京特色【一周七天各不相同, 老韩也是蛮拼的...】:茶蛋焦圈小咸菜跟——豆汁!

唐柔不喜欢那个味道, 但是爸爸做的【对你没看错, 老韩出得厅堂,下得厨房,拿得下冠军,做的好豆汁!】,不吃多不好。而且,乐乐老师说好孩子不挑食。

‘拼了!’ 

捧起碗一气儿喝了—— 一小口......‘呃,不行了...’

叶修一眼就看出女儿小心思, 端起碗喝了一口懒懒地说“柔柔啊,这个喝了能长个子呢,大眼叔叔不是说过,等你长到一米二就带你去看混合格斗比赛?”

唐柔眼睛一亮, 端起碗一口气喝下一大半, 又停了下来,皱眉 。

韩文清朝叶修甩过一记眼刀【我的小棉袄你居然要送人,今晚咱们谈一下人生!】,平静地对女儿说“柔柔, 这个喝了,爸爸教你新招,如何打败你妈。”然后端起自己面前的瓷碗。

小唐柔这回是真燃了,端起碗皱眉埋头苦喝。

叶修看着一大一小不一样的表情,一样的动作,一起把豆汁喝的一滴不剩,起身给他们一人一个奖励的吻。


呵呵~ 临时想到的小日常,以后再丰富一下。

 下次写韩张跟孩子的日常。

“奇英保护治疗。” & “奇英护好你娘。”

1555章,韩文清对小宋说“奇英保护治疗。”的时候,我看到的是这样的画面:
一场恶战,霸图突围后只余二十骑,撤退途中又遇埋伏,韩文清点十人与自己断后,宋奇英正要请战,韩文清居然笑了,温柔慈爱,一反平日黑面煞星模样,拍马来到宋奇英与张新杰身旁,揉了揉儿子脑袋说“奇英护好你娘。” 言毕不舍的望一眼妻小,策马离去。
留给宋奇英一个永远追赶的背影。

【哈哈哈哈哈... 我大概疯了~】

关于之前叶乐异域风情的脑洞

年轻的小伙伴们大概没有看过,田村由美老师的《婆娑罗》,是一部很老的漫画 ,90年开始连载的,呵呵... 

我看的时候已经是01年左右,因为太喜欢,攒钱买了一套。


那个脑洞呢,其实有受这部漫画影响。比如一些片段的灵感。

漫画中扬羽的几次舞蹈, 是我很难忘的场景,不过人家那是金碧辉煌的领一堆人在台上来来去去的大场面。写乐乐的时候, 是他跟大孙的双人舞,气势没群舞那么恢弘,因为重点是要突出乐乐个人,或者说不给叶修看别人的机会, 万一他看上张伟、朱效平了,这,我也是醉了..... 

舞蹈场景给人的震撼, 让我...

放一个脑洞异域风情的脑洞~  

 

    叶修是沙漠城邦嘉世的城主。身负斗神盛名。张佳乐跟孙哲平来自花海的行游艺者。

    荣耀大陆上高山草原沙漠绿洲、江河湖海物产丰沛,士农工商无一不缺,是万国来朝的富饶之地。不断有海外的异客前来,有的只想自己发发财, 有的想要扬名立万;而有的, 则是来自别的大陆,觊觎这里潜在的价值。

 

    彼时的嘉世,外有各城邦为独自做大而连年相搏, 内有部族首领受到挑唆意欲起事。 正巧碰到百花的舞团来公演, 以往就听沐橙说那表演如何精彩, 如何动人, 如何惊心动魄, 于是叶修就偷跑出去, 权当散心消遣。

    (现在可以开始听上面的音乐啦~)

    叶修溜进百花大帐的时候,压轴的节目也已过半。他还未站定周围突然暗了, 转瞬,两道光由舞台左右而来,光线中,般若飞天的舞姬凭空而出轻盈一跃,似一袭蓝色烟雾飘然而至, 然后笼在半空中定身不动。

   身边有人惊呼“刚才居然闭着眼睛!”“怎么凭空立住的?”“肯定系着绳索呢!”“怎么蒙着脸呢, 看不真切啊!”

   舞姬一抖双手, 现出两面金色绸扇, 边儿穗儿都坠着银铃,与海蓝色衣袍呼应着, 不知哪里来了风, 引得那银铃叮咚作响。 此时光线渐起,人们才看清, 那舞姬立在一个男子肩上,虎豹般矫健的身形,鹰隼似的目光。那极致阳刚的男子,越发衬得舞姬娇柔妩媚,引得台下的姑娘小伙一阵子喧闹。

   叶修静静看着那抹飘摇蓝色, 璀然闪烁的点点银光,让他恍然,洱海啊。

   突然,风起云涌。

   舞姬翩然而下,如蓝色的蝴蝶; 自右向左,疾风般掠过台边, 划出一道弧光,留下蓝色的残影,再回到舞台中央, 一手合扇指天, 一手平展,转了起来。明暗中隐至台下的男子, 在舞姬定身抛去扇子的一刻,腾空翻至舞台左侧,舞姬向他跑去,突然起跳扑进他怀中,男子截住舞姬的瞬间,开始旋转着做出一个托举,舞台上扬起一片蓝色的云雾。

  “哇!”“好厉害!”“可真美 ...”

   云雾散去的那刻, 舞姬睁开了双眼。

   那一刻, 叶修觉得时间凝固, 呼吸滞涩。 那双眼睛中的光芒,如撕裂乌云的金芒般耀眼,如浩瀚银河般璀璨,又带着百花相依的温柔,千山映湖的沉静 。穿越人海四目相对的瞬间, 他甚至感受到了,那舞姬藏在面纱下的笑意。

  只一眼,就被  闪瞎了狗眼  穿了心。

 

   后来,他不记得自己是如何回去的, 呆坐在屋顶,整晚地望着沙漠的星空,直到东边升起新一天的太阳。

 

 

嗯, 特别喜欢这类曲子, 特别喜欢乐乐~ 嗯, 我乐最美~

本来是想简单的存一下这个诡异的脑洞的, 但是没忍住就写了个相遇 相爱,才没有  的场景。

或许会再写后续吧~ 嗯~ 名字还没想好~

感谢食用。

上一页 1/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