盗笔…全职…猎人…MHA

本来说这次要写韩张的跟孩子的日常, 结果产出个林方亲子脑洞, 呼呼呵...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墨明棋妙 有同好吗~ 很多妙曲。例如这首清明上河笑, 歌词幽默诙谐又有意境,编曲配器富有感染力一听就开心,私以为特适合咱们的拥有真诚眼神的点心大大 ^_^  (附上纯音乐版 伍:清明上河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大家对林大大的印象是怎样的呢,他在我脑内有如下tag:努力、斯文、温柔。 有脑补的成分我承认。他跟方点心呢, 总给我一种老夫娶得少妻而后又宠又疼,怎么疼都疼不够,娇妻怎么闹都笑着由他折腾的感觉, 顺着这个思路, 如果方锐怀孕的话,该多有趣而啊 ^_^

至于他们的小孩呢, 我觉得会比较活泼好动,古灵精怪,更像方锐,为什么? 林大大惯得啊!

好了,正文 ^_^,时间约是北宋啊~ 地点汴京(开封)


黄鹂依翠柳而鸣,白鹭掠青天即过。林敬言依例晨练,正收势要感叹春光之好,忽地一个黑影墙边略过。有贼?

光天化日?呼啸山上,第一流氓的宅内,居然有贼?不长眼, 不走心吧?


呃... 要说贼呢, 呼啸寨子里,的确是有的,而且是天下第一盗贼,方锐方大大。相识数载,可谓青梅竹马春雨润物般的绵绵情意,一场酒宴后赤诚相见,第一流氓想着终于心意相通,可是修成正果了吧, 结果第一盗贼说是回家取件衣服,直接跑了,林敬言哪能罢休?又追了三年时间,硬是抱得美人归,娶第一盗贼做了压寨夫人。


目下, 林大大看清正是自家夫人蒙了头巾、一袭夜行衣,背着个小包袱玩命地在爬墙,咳咳, 是试图翻墙未果而仍在不懈地努力,不禁心里好笑,轻身走了过去。


嘿,我猜看客你要问呢, 第一盗贼怎么会翻不过院墙, 这名号是假的吧。

别急,马上你就知道了。


”夫人, 你这是,做什么呢。“ 林大大对着好不容易扒住,右腿搭在墙头的背影笑言。

”啊?!不是不是, 你看错了,我不是你夫人,哎呦!“ 方锐受精(划去)惊,手上失了力道,眼见就要摔了。

林敬言一个腾身,接住方锐稳稳落地,原本蒙面的方巾,似是经不住林大大爱的注视,羞愧地随春风一起走了, 露出点心大大水晶桂花糕一样白里透红的脸,嗯, 新鲜的,还热乎乎的。


林敬言不说话, 只是瞧着怀里的人。方锐被捉现行,又发觉自己被公主抱于院中桃树下,面巾也弃他而去,一张脸羞得红于树上桃花, 三十六计,无解装晕。

【老林刚才那个起落真是潇洒,不愧是我看中的男人, 还带桃花背景,太犯规了,可不能让别家小姑娘看见了。老林真是讲究, 这衣裳定是熏过香的,真好闻,呃... 有点困....】

于是咱们的方大大真的睡过去了...


阮永彬在议事厅没见着林敬言,往后院去,一路上问起老大呢, 众人面色诡异,只说在花园。想着是不是今天早饭的小菜不够新鲜,脚步不停进到园中立即看到这满满粉红色的场景,僵直!三秒妥妥的!

”老大,您跟夫人这是...“

”没事儿,带他晒晒太阳。“

”是是,孕夫要多晒晒没错。马车已经备好,铺了三层垫子在里面,随时可以出发。“

”辛苦你了, 他醒了我们就去,你先去忙吧。“

”告退。“

【阮永彬脑内:我去! 老大,你有没搞错?我是说过孕夫要多晒太阳没错,可为什么要公主抱着晒? 还穿得这么曲线毕露?还这么含情脉脉地注视?你们行不行啊, 脱团了就可以这样无节操无下限地晒恩爱吗? 还有没有一点兄弟爱了, 以后不能一起鱼块地玩耍了, 摔啊! 】


约一刻功夫,方锐悠悠醒转,一睁眼就对上自家男人温柔带笑的眼【瞧这斯文的脸,瞧这多情的眼,老林你太帅了,味道还那么好闻~~~呃!】,想起是闻着林敬言的味道忽地就睡了,回忆起睡着前自己在干嘛,意识到自己现在还是被抱着,这一觉的功夫,不知道已经多少人看到老大一动不动抱着夫人在桃花下站着,饶是第一盗贼,猥琐流大师如方锐,也架不住了。


”早啊,老林,今天天气真不错啊, 呵呵...” 言毕就扭着想从林敬言身上下来,谁知林敬言竟是不放手。

”夫人,你刚才是干嘛呢?”

”哎呀好巧的你不知道, 我看到一张银票落在院墙上,想拾下来。“ 不懈努力,依旧脱身未果...

”哦,穿着夜行衣背着包袱。“

”......老林, 老爷您先放妾身下来呗...“

”你先告诉我,你是要做什么。“

”... 今儿是清明。“ 

汴京素有清明上河的习俗,市里街市,自城外起就热闹非凡。方锐爱玩爱闹, 这种热闹,哪能不凑?

”就为赶集?穿夜行衣?“

”自诊出有了, 什么好玩的都不让玩了, 哪儿都不叫去,清明上河每年就一次, 怕你不让,打算....偷偷跑去,午饭过后就回来... 老爷我都招了,放我下来吧~别不信啊, 看我真诚的眼神!“

”知道这段时间给你闷坏了, 就想着清明带你出去,马车都备好了,本想等你起了就出发。“说着往屋里走。

”你说真的, 那咱们现在就去啊。放我下来吧,老林,啊不,老爷,你进屋干嘛?“

”你确定要穿这身去‘第一楼’?“

”... “


林敬言轻轻将方锐放下,帮他更衣,选了酡颜外袍配缥色腰带,松松为爱人系上,整理有些散乱的发髻。方锐感到灼灼目光扫过自己已经隆起的腹部,感到对方手指划过脸颊时轻微的颤抖,突然明白了林敬言的紧张,看着那温柔稳重的人,心里一疼,低头就往他怀里钻。林敬言被撞地直往后倒,两人跌到榻上抱在一起,方锐使劲嗅着林敬言的味道,林敬言一手撑住,另一手抬起笼着方锐。

方锐突然抬头,认真道 ”林敬言, 山无棱,天地合,乃敢与君绝。“

林敬言一愣,笑着说 ”我信你。“ 捧起方锐的脸, 轻轻吻了上去。


【哈哈哈哈哈!!!!来自作者的恶意,你们感受到了嘛~? 嘻嘻嘻, 早就想这么来一次了, 好爽!】


哦,说好的林方亲子,子啊,子在方锐肚子里呢。

好困,没有检查错字,感谢食用~各位晚安,或者早安~ 

2014.9.21     04:05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清明上河笑的歌词, FYI~

挤一步,避两步 
虹桥上,熙熙攘 
前方挑夫不要把路挡 

牵小驴,垫脚望 
西域骆驼队好长 
可别停,新酒香 

绕过马帮,有赌坊 
骰盅晃晃起六点我做庄 
老戏老唱,戏台上青翎将 
一段铿锵唱得满汴京 
簪粉飘香 

*上善门外,新轿闺秀撩帘望 
娘急在一旁撑着伞挡 

歌柳词起,私塾小童窗外望 
黄鹂两只叫得心好痒 

说书小巷,士绅官吏斜眼望 
三教九流混成这一淌 

朱亭折扇,我牵小驴笑得狂 
清明上河就笑这一场* 

高城墙,厚城墙 
城墙根,冰糖香 
糖葫芦换铜钱响叮当 

看掌纹,八字撞 
夫人自有福来相 
若看准,银一两 

谷雨来时,田埂上 
水牛忙忙家中草料满筐 
新帆新桨,码头上往来忙 
彩楼欢门挂出满汴京 
市井春光

评论(4)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