盗笔…全职…猎人…MHA

[全职高手/叶乐] Limonium sinuatum -- 片段2  [ 张佳乐跳楼 & 记一次野战:上 ]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“乐乐,下来?哥有礼物送你。”叶秋[是修哦,后面会改的,改之前都先用秋哈,FYI]躺在黑马的背上,枕着一个小包袱冲小楼的二层懒懒喊道。

  “滚滚滚, 乐乐是你叫的吗, 别恶心我。礼物,什么礼物,明明空着手,礼物藏哪儿了?”张佳乐从窗口探出上身。 沙漠城邦的午后,暑气还未消退,他大敞着领口,袖口直捋到肘间, 露出的肌肤, 白的刺眼。

  “下来, 下来就知道了。” 马上的家伙坐起身来,对他张开双臂,咧嘴一笑。

  “切,谁稀罕呐,不会又是沙枣吧,那玩意儿吃着太累了, 肉少还干巴巴的。这么热的天唉,刚才冲过凉。”张佳乐满口地不情愿, 懒懒攀上窗台。看看叶秋那一口白牙,嘴角扯起一抹笑,一跃而下,带起一阵风,发丝飘扬,腕上的银镯玎珰作响。

   叶秋接了张佳乐揽在怀里,不言不语只是笑望,张佳乐毫不退让,鼓着劲瞪回去。起先真是气鼓鼓地瞪着,后来就静了,听不见周围的声音, 却能听到心跳。不知道是自己的?叶秋的。那人明明笑着,一双眼却深如泉水,清明地印出自己的摸样,泉水,啊!瞬间脑中被那晚在泉边的声音、味道填满,一点粉红如血滴入水,慢慢从他的耳垂弥散开来,不大会儿就觉得脸上火烧火燎得烫。

   叶秋看着他脸上慢慢绽开的桃花,终于笑出声,“乐乐你脸红个什么劲儿,哥什么都没做呢啊。”将人揽的更紧,把头搁在张佳乐的颈窝,蹭他的痒。

 “我哪害羞了?你才害羞!停停停,别蹭了,怎么还舔,你是狗啊!”

  叶秋突然抬头, 认真道“哥是狗的话,你不就是被狗...唔...哈哈哈...”张佳乐捂住叶秋的嘴,却堵不住他的笑,索性狠狠亲了上去。

  这突然袭击果然给了叶秋一个一秒的僵直,可惜也就一秒, 他就夺回了主动权。

  一个潮湿的吻终了,两人都有些喘,静静抱了一会儿。始终安静地黑马动了动,两人这才分开。叶秋含住小指打个悠扬的呜哨。烟尘飞扬,马蹄声由远及近,一匹通身白色的西域马飞驰而来。约有个十来米的时候慢了下来,款款走近两人。约有两三步距离的时候停在原地,静静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黑马不待主人驱驰,走到白马身边绕着转了一圈。张佳乐愣了一下, 突然反应过来。  

   “哇! 它太漂亮了!”说着探身去摸那匹白马。

    ”咳咳, 人家是位姑娘, 张佳乐你矜持一点儿。“

     白马起先似是有些害羞, 低着头眨眨眼,任张佳乐抚摸自己的脊背。少顷转身,抬头去看张佳乐。然后,试探着用鼻梁去蹭张佳乐的手,琉璃般的眼睛温柔湿润,满含期待。

    ”乐乐,它是你的了。不试试么?“

    张佳乐转过身来,先是一脸的难以置信,紧接着绽开笑颜。捞过叶秋的脑袋对右腮啃了一口, 提身翻到白马背上,原地转了一圈,抖开缰绳冲了出去。

   叶秋摸着脸,暗忖‘行啊, 这小家伙要成精呐,得治治了。’

   张佳乐兜了一圈停下, 对他喊道”叶秋咱们比一场,先到泉边的人赢,输的那个请吃一个月的饭。“ 言毕不等对方回答,就纵马往南去。叶秋笑笑,带马跟上。

   白马跑起来逸尘断鞅,足足将叶秋甩出去三个身位,张佳乐得意地回头做个鬼脸然后送上一记飞吻,叶秋看在眼里, 面上不动声色,心里却像是被人拿羽毛撩了一下,立时催马追赶。

   城外尽是草甸,西南十里的山中,有一处泉林。一黑一白两匹骏马在绿海中劈波前行,眼看要到了,张佳乐立在马上振臂高呼,肆意张狂尽显少年心性儿。

  “哈,叶秋我要赢了!认输吧!”

  “可别高兴太早啊,乐乐。”

    黑马突然发力,瞬间追上,叶秋横里扑过,抱住张佳乐落入泉中。

    

    张佳乐水性很好,却也架不住这毫无准备地落水,虽闭了气但还是呛了一口,急急上浮撑在泉边,可劲儿地咳起来。白皙的笑脸又粉又红,眼角还带着不知是水还是泪。

 “叶秋你个该天杀的! 要弄死我啊!”

   叶秋乐呵呵地无视那一道道眼到,左手扶在岸边,右手轻轻帮张佳乐把脸侧湿漉漉的刘海撩到耳后,指尖触到的肌肤细腻柔滑 有光泽 [ 捂嘴笑. jpg] 。

 “呃嗯~”张佳乐哼了一声,连忙用手捂嘴。叶秋一愣,立即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,刚想笑他,可对上那双眼睛,到嘴边的话就被堵住了。

   张佳乐本就咳得粉红的脸上,葱削的左手捂在嘴上,指尖也透着淡淡的粉色,指缝间露出一道薄红,不用看也知道那是紧抿着的唇;墨眉微颦,一双晶亮的眼睛盛满粼粼水光,下一刻就要溢出来似的。

“乐啊,该不会是生气了吧。”

 “谁那么小气啊!吃我一击!哈哈哈!”说罢推手带起一片水刃向叶秋挥去,哒哒哒哒一口气打了四个连招。

   叶秋装模作样地回击,不疼不痒地朝张佳乐撩水,也不狠躲只是微微偏头。眼睛却不离张佳乐片刻。

   衣衫尽湿,紧贴肌肤之上,初有青年形貌的身体劲瘦而挺拔,常年的训练,让他纤薄的肌肉充满力量。一颗水珠自张佳乐的羽睫上滚落,他抬手去拂。沙漠中一番追逐、落水而后嬉闹,此时气息不稳胸口起伏,那两处柔红从水绿纱衣下透出来,影影绰绰,霞光为他勾上一层金边,一瞬间时空静止,万籁俱寂,看得叶秋停下了手上动作。

“叶秋你怎么了?”张佳乐半天不见叶秋反击,也停了下来。 

  叶秋不说话,慢慢凑过去,轻轻抹去张佳乐脸上的水迹,尔后吻了上去。

 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乐哥纯纯的爷们总觉得被写得娘们唧唧... 对不起你 >< !

 

今天吃太饱了, 嗯, 肉下次上~

 

评论(2)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