盗笔…全职…猎人…MHA

[全职高手/叶乐] Limonium sinuatum -- 片段2  [ 张佳乐跳楼 & 记一次野战:中] 

 

  张佳乐心里有点慌,推了叶秋一把没推开,叶秋笑着在他眼睛上啄了一下, 不待他言声又堵了上去。一阵风过张佳乐抖了一下,叶秋贴上去将人拢在怀里,揉揉他的后劲,把张佳乐的头轻轻按在自己左肩上。暖人的温度让张佳乐不由自主地想要靠近,继而放松下来,将全部分量倚在叶秋身上,阖上眼享受叶秋的按摩。


  不一会儿舒服地小狗一样哼哼起来。叶秋心里好笑,忍着没出声儿,全在眼睛里。另一只手小心地解开张佳乐的头绳,将打湿的头发铺散开来,撩起左边的发丝,露出劲后细白的嫩肉,撤了左手,缓缓用下巴磨蹭,对着小狗的耳朵呵出一口热气儿。


  ”嗯嗯,痒,别动,让我靠一会儿。“


  叶秋便不再动,一手揽着张佳乐的腰,一手抚在他背上轻轻拍着。 


  张佳乐把头埋在叶秋肩窝,嗅着他颈间淡淡地雪松味道。叶秋锁骨上方有一块疤,细看方能辨出是一圈齿印,张佳乐用指尖轻轻摩挲那片肌肤,耳尖窜起一抹妃色,如墨滴入水,迅速在脸颊上渲染开来。抬头看见叶秋眼里满满的笑意,恨恨又咬了下去。


“嘶!张佳乐你才是属狗的吧,上次还没咬够!”

  

  张佳乐闻言松口,笑嘻嘻地扮了个鬼脸,作势又要下口,想看叶秋慌张逃开的样子,却不想他不但没躲反而亮出来给他咬,不禁有点懵,唇齿挨到肌肤的瞬间,鬼使神差地吮了一口。叶秋没想到张佳乐来这么一出,几不可查地颤了一下。


  张佳乐心中暗爽,再次将嘴唇贴了上去,用舌尖描摹疤痕的形状,用唇瓣一点点将那片肌肤抿进口中轻轻含住,再以舌尖碾压舔舐,玩的个不亦乐乎。直到被雪松味道包围,才意识到自己大概点着了松林。


  靠近岸边泉水本就不深,不到两人腰间,低头就能看见那火正烧起来。


  张佳乐退后半步,粉着脸嘴硬到“叶秋你羞不羞。”


  叶秋低头看看自己,看看张佳乐,边笑边说“你羞不羞,你不羞,我也就不羞。”完全不等张佳乐反应,一把拽过来,接着捧着他的脸,郑重地说“乐乐,哥喜欢你。”而后他额上印下一个温柔的吻,又退开点距离。


  张佳乐张了张嘴,望着叶秋认真的眼睛竟不知该说什么,只是面上的颜色更加鲜艳,似是受不了那灼人的目光,低头小声嘟哝“我也....喜欢你啊。”


“乐乐你说什么,大点声儿,我没听清。”

“我说,我,叶秋你别笑,有你好看。”

“哥等着呐!”

“看招!”


  张佳乐猛地一跳将叶秋扑向岸边,按在水里边笑边捶,捶了四五下,俯身吻上叶秋的唇,颤抖着

 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好累, 晚上再写后面的。

评论
热度(8)